分类
百科

梁俊佳

梁俊佳\n\n梁俊佳(,),香港补习名师。曾当过能源研究员,又在遵理学校任职日校教师。现为该校补习部的通识教育科导师。\n\n梁俊佳为家中独子,于1988年与母亲从广州移居九龙牛头角下邨,父亲在他六岁时因肝癌去世。他与母亲再搬到香港岛南区华富邨华信楼生活。梁俊佳小时候经常到瀑布湾游玩,

梁俊佳\n\n梁俊佳(,),香港补习名师。曾当过能源研究员,又在遵理学校任职日校教师。现为该校补习部的通识教育科导师。\n\n梁俊佳为家中独子,于1988年与母亲从广州移居九龙牛头角下邨,父亲在他六岁时因肝癌去世。他与母亲再搬到香港岛南区华富邨华信楼生活。梁俊佳小时候经常到瀑布湾游玩,又会吸大红花花蜜、咬甘草、爬山坡、煲蜡烛、玩闪咭等。在读书方面,他毕业于鹤山同乡会鹤山学校,后来就读树仁中学至2001年中五年级。梁俊佳在香港中学会考中取得17分的成绩,并转到汉华中学完成预科课程。他在2003年香港高级程度会考中获得地理科A级和入读香港浸会大学地理学系,并于2006年以一级荣誉毕业和获得「最佳学业成绩奖」(Scholastic Award)。\n\n在完成香港浸会大学地理学(人文地理)哲学硕士课程后,梁俊佳于2008年起在哈萨克斯坦驻港总领事馆任职能源产业分析员,为期一年。此前,他寄过论文到外国的一级学术期刊刊登,而文章更获美国哈佛大学选为教材。梁俊佳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转职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能源部统筹,又在香港经济日报撰写名为「中国能源」的专栏。同时,在香港浸会大学亚洲能源研究中心担任名誉学人。又在2011年至2013年就读曼彻斯特大学时当上教学助理。当时,梁俊佳正于大学以博士候选人身份研究人文地理学能源。而早于2008年,他已经决定开始报读博士。然而由于未有足够费用成行。所以于2009年起至2013年在遵理学校日校部当教师赚取生活费。此外,他获本地学者沈旭晖邀请到香港中文大学出任全球政治经济学硕士课程兼任讲师财星学堂 2013年节目重温 财星同学会 (17/8),更于2013年成为香港浸会大学与北京理工大学的访问学者。\n\n发展个人事业的同时,梁俊佳于2013年至2014年完成杜伦大学地理与政治经济学博士学位。接著再花了两年时间到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修读能源地缘政治学。而在社会发展方面,梁俊佳曾在2014年1月至2015年1月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任职兼职海外顾问。合约完结后再前往英国牛津大学 School of Interdisciplinary Area Studies \n以访问研究员身份参与能源课题的研究,直至2015年4月结束。自2013年、2014年以及2015年开始,梁俊佳分别在以下地方工作。包括在英国伦敦国王学院 European Centre for Energy and Resource Security 担任研究员、在遵理集团担任国际发展总监、在上市公司「标准资源控股」担任天然气业务顾问和在香港浸会大学亚洲能源研究中心兼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担任研究员。他还有在Roundtable研究所及其网络担任学术顾问。\n\n梁俊佳于2015年7月回归遵理学校任职通识科补习教师至今。\n\n2017年9月10日,梁俊佳被同校通识科导师李永康(Hong Sir)在 Instagram 发文指责他在证据充足的情况下不承认抄袭其通识科教材。涉嫌抄袭的笔记《通识自觉》由其教学助理执笔,而梁俊佳自己负责校对及排版。由于他完全信任助教,所以没有好好把关。以致事件发生后仍毫不知情。其涉事助教随后于同月离职。梁俊佳也向当事人致歉。至于遵理学校方面,校方于2017年9月12日在其官方 Facebook 专页「遵理学校 Beacon College」登出谴责声明谴责梁氏的行为严重损害李永康作为原创者的根本利益。\n\n不久,他又被指在其2016至2017学年向学生派发的笔记及宣传物品上,抄袭《信报》旗下刊物《信报通识》未经同意及授权使用的内容。《信报》于2017年9月向梁俊佳及遵理学校发律师信,要求他致歉。梁俊佳其后于同年11月7日在《信报》刊登全版道歉启事承认自己未经同意抄袭《信报》旗下刊物《信报通识》的内容作为教材。\n\n梁俊佳于2013年与无线电视节目《盛女爱作战》的参加者黄晓盈(Mandy)拍拖。二人翌年宣布结婚,于2015年12月30日完成婚礼仪式。另外,梁俊佳也曾于2013年参加无线电视节目《求爱大作战》的拍摄工作。\n\n\nLeung, G.C.K., A. Cherp, J. Jewell & Y.M. Wei “Securitization of energy supply chains in China,” Applied Energy 123: 316-326\n\nLeung, G.C.K. and S. Shen “Will the Chinese leave some Turkmen gas for Europeans?” OGEL Journal 10 (5)\n\nLi, R. & G.C.K. Leung “Gasoline consumption in China – a dynamic panel data analysis” Economics Bulletin 32(3)\n\nLeung, G.C.K., R. Li & W.D. Walls “Transitions in the Chinese market for refined petroleum products” OPEC Energy Review 36 (2): 349-372\n\nLeung, G.C.K. “Book review on China, Oil and Global Politics by Philip Andrews-speed and Roland Dannreuther” TJOGEL Journal 7 (1): 101- 105\n\nLeung, G.C.K., R. Li and M. Low “Transitions in China’s oil economy, 1990-2010” Eurasian Geography and Economics 52 (4): 483-500\n\nLi, R. & G.C.K. Leung “Coal consumption and economic growth in China” Energy Policy 40 (1): 433-438\n\nLi, R. & G.C.K. Leung “The integration of China into the world crude oil market since 1998” Energy Policy 39 (9): 5159-5166\n\nLeung, G.C.K. “China’s energy security: perception and reality” Energy Policy 39 (3): 1330-1337\n\nLeung, G.C.K. “China’s oil use, 1990-2008” Energy Policy 38 (2): 932-944\n\nLeung, G.C.K. “Sectoral consumption of oil in China, 1990-2006” OGEL Journal 7 (3)\n\nLeung, G.C.K. “Natural gas as a clean fuel”, in: Y.M.Wei (eds.) Handbook of Clean Energy Systems, Hoboken, NJ: Wiley.\n\nLeung, G.C.K., “A Socio-economic introduction to Natural Gas Extraction: Actors, Networks and Institutions”, in: China Energy Fund Committee (eds.) CEFC China Energy Focus: Natural Gas 2013, pp. 146-158\n\nLeung, G.C.K., R. Li and M. Kuhn “China’s new energy security: a swing of the pendulum”, in: W. Leal Filho and V. Voudouris (eds.) Global Energy Policy and Security, London: Springer, pp.195-208\n\nLeung, G.C.K. “China’s Stake in Climate Change” Institute of China Policy Blog,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n\nLeung, G.C.K. “Energy in China”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with IBG), http://www.rgs.org/OurWork/Schools/Geography+in+the+News/Ask+the+experts/Energy+in+China.htm\n\nLeung, G.C.K. “Asking the wrong question: will China leave Turkmen gas for Europe?” EUCERS Newsletter 9, King’s College London\n\nLeung, G.C.K. “Book review on China’s International Petroleum Diplomacy by Kong”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Review 1 (1): 51-52\n\nLeung, G.C.K. “China’s energy demand and diplomacy threaten the world?” Lingdaozhe [Leaders] 20: 42-45\n\nLeung, G.C.K. “Sectoral consumption of oil in China” 1st IAEE Asian Conference Proceeding, Cleveland, Ohio: IAEE\n\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