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物

人物 从“民国遗少”到华人政治领袖一个伟大的澳洲华人突然离去传奇人生和精神理想是他留给澳洲的丰厚遗产

原标题:人物 从“民国遗少”到华人政治领袖,一个伟大的澳洲华人突然离去,传奇人生和精神理想是他留给澳洲的丰厚遗产

陈先生的做派和风度,都仿佛存留着“民国遗风”。如同谦谦君子,温文尔雅,被人称为“民国遗少”。

他父亲的曾祖陈彝是清朝名臣,母亲的曾祖父是清时贵州的名臣丁宝桢,曾因先斩后奏,杀了四处敲诈勒索的慈禧所宠太监闻名。

出生在这样一个家族的陈之彬,幼年时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生于1940年的重庆,正是战乱中风雨飘摇的时候。由于父亲在1942被派去伊朗做外交官,才两岁的陈之彬从此离开了中国大陆,开始了辗转流徙的日子。四年后父亲任期到了,全家又搬去越南。

正是在这里,他见识到了海外华人经受的种种不公:当时的越南是法国殖民地,种族歧视是公开的,白人是上等人,中国人二等人,越南人是三等人。

陈之彬不止一次地见过海外华人在白人面前忍气吞声的样子,也无数次见证过身为副领事的父亲为了当地中国人的利益与白人据理力争,那种寄人篱下的感受让他终生难忘,从此埋下了反对种族主义的种子。

高中时,他又一个人来到了澳洲。先是在堪培拉读完高中,1960年进入了悉尼大学地理系,毕业后顺利进入悉尼市政府城市计划局工作。

那时的澳洲,还在实行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华人在澳洲备受刁难,甚至受到政府的公开讥讽,引得当时许多华人义愤填膺。

受到生性小心谨慎的父亲的影响,陈之彬认为自己的特点就是“不惹事,也不怕事”。他关心政治,热爱中国文化,同时天生就有演讲的才华,大庭广众之下也能做到条理清晰又滔滔不绝。

当时,他注意到儿子陈颖志的中学Melbourne High School虽然有半数亚洲学生,校董事会却没有一个亚洲人!于是,陈之彬果断提出参加校董会,三年期间一直与其他白人校董共同商讨学校的重要措施,让半数的亚洲学生终于不再沉默。

此后,他又兼职加入了维多利亚反歧视裁判法庭,成为第一个华人庭官,处理了无数涉及性别歧视、宗教歧视、人种歧视等等问题,为他后续的政治生涯积累了许多经验。

在70年代前后陈之彬完成了“修身、齐家”的任务,接下来就开始“治国、平天下”了。1971年入籍澳洲后,陈之彬决意从政。1972年,他加入了澳大利亚自由党,正式开始其政治生涯。并于1973年移居墨尔本,开始活跃于墨尔本的华人社区。

陈之彬说,当时之所以选择来到澳洲是因为自己曾暗下决心,就是要挑战澳洲的白澳政策。

到了澳洲后发现当时普通澳洲民众并无歧视亚洲人的心理。他认为白澳政策的实行源于华人在淘金时期与白人的冲突,虽然华人人数众多,但与澳洲社会隔膜较深,遇到外来的歧视和打击不是向外冲破反击,反而向内更加隔绝封闭。

这种团结的反作用令陈之彬深感华人必须勇于在政治上有所作为,有自己的代言人才不至于产生在联邦内一边倒的“白澳政策”。

他认为,华人要想在主流社会说话,就一定要参政。他估算了华人在澳洲的人口比例,又考虑了当时的席位,认为220席当中,华人至少应该占8席。

1993年他参选失败,财力物力都受到不小的损失,到了1998年,陈之彬再度参与大选,参选前有人问他,你不怕再次失败吗?

陈之彬微微一笑:“我认为不存在失败一说,如果我输了,但积累了失败的经验。如果华人票数表现优秀,从而获得成功,那么下次,不论自由党还是工党,都会推出一位华人候选人。那时候,我们华人的政治本钱,华人说话的声音就更大了……”

而那一年,他不负众望,当选为澳洲联邦参议员,成为澳洲历史上第一位在中国出生的华裔联邦议员。

“当我离开家时,父亲告诉我,‘你要去一个新的国家,住在陌生人中间。你要永远记住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做事的时候要记得,让认识你的人不会以你为耻。你应该始终意识到自己的前路何在,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

“我们有责任发扬多元文化主义,让每个公民都有平等的权利和机会,为我们社区的成长与发展做出贡献,为澳大利亚,为世界和平与繁荣作出贡献。”

正如他说的那样,当选后,直到2005年任期结束时,陈之彬一直散发出的投身公共事务的无限热情。作为自由党内资深议员,参与联邦多个参议院委员会的工作,如社会服务委员会,环保通讯资讯艺术委员会,条约委员会等等。

陈之彬在联邦参政的成功,激励了更多的华人后来者,他们看到,原来中国出生的澳洲华人也能取得如此成绩,“我们也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就在今年三月举办的维州多元文化周上,陈之彬先生曾回顾数十年来华人移民在澳的发展历程。

他说,如今新移民教育的程度更高、也有更多的年轻人从政,但是相比以往,新移民似乎缺少动力去融入主流社会。他鼓励华人朋友要更加自信,要认识到自己是澳洲社会的“主人”。

确实,在2005年任期结束后,陈之彬先生就像他说的那样,积极在主流社会活跃着,从来没有放弃为华人社区做贡献,他打破政党藩篱,对青年参政者热心指点。

他曾担任澳洲联邦多元文化委员会委员,前维州多元文化委员会委员,维州澳华社区委员会(CCCAV)顾问。任何一个职位上,他都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份工作,非常深入地参与、具体地推动每一项工作。

特别是在他任澳洲华人社区委员会顾问时,亲历亲为,推动华人养老院项目的落地。联络了多个华人社团,提出了数种合作方案,并准备逐步实施。

陈之彬先生常年参与社区事务,作为一个谦谦君子,他终生低调,没有留下足够的个人纪录。但是,他在华人社区曾经共事过的人,帮助过的人,影响过的人难以计数。

我们采访了几个和他的人生轨迹有交集的华社人物。让我们用他们的追思来填补一下陈先生人生记录中外人眼中的空白。

“我和陈之彬先生各属不同党派,在华人社区的不少场合,我们曾经站在自己政党的立场上各执己见,观点不同,言辞相左。但是几十年从政生涯,我们都聚焦在多元文化和华人社区事务,对于澳洲政治有更多更理性的认识。陈先生则更理性更冷静更智慧,他是一个有思想的华人政治家。我们认为,澳洲华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党派不同,背景有异,但我们有共同的文化和需求,也是华人政治家的根本。

陈先生对于澳洲和华人社区的贡献良多,令人尊敬。他后来成为多元文化委员会委员,参与澳华社区议会,我们成为深度交往的同事乃至朋友,他做事认真实干,比如对于华人的养老院项目,他亲自走访了很多社团,谈方案,提建议,做了很多具体工作。

我正在推动联邦或州政府参与他的丧礼,这是他应当得到的荣誉。”(据英文翻译)

收到前联邦参议院议员陈之彬离世的消息,感到非常惊讶和婉惜。陈参议员是澳大利亚华人参政的典范,他是第一位得到自由党党内支持成功当上联邦参议员的华裔。退位后还一直贡献社会,特别是在多元文化和发扬中国文化方面,做出重大贡献。

维州多元文化委员会委员,ECCV秘书长刘秀凤OAM(Marion Lau):

我认识陈之彬已有很多年了。他是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坚强捍卫者。

他坚定支持多元文化应该是让所有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受益,特别是华人背景,无论其政治理念如何。

2018年6月15日,澳华口述历史研究会对陈之彬先生做过一次深度访谈,视频录音资料都保存着,也许是他本人生平留下的最完整的口述记录了。

我在做陈先生访谈时半开玩笑地说,你老父亲在世时,我一直说要请他讲讲民国外交史,由于我没抓紧时间,直到老人家93岁仙逝都没有做成。我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前些日子,陈先生亲自将家里的藏书包括他父亲留下来的珍贵文献资料分几次送到新金山中文图书馆。

自从昨晚听到陈之彬辞世的消息后,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心里在念着,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同时在网上搜寻着。这样一位有民国风度、总是彬彬有礼、平等待人的谦谦君子,这样一位不久前还在一起开会、一起叙谈的智者,这样一位身在外地仍心系社区给在11月23日举行的CCCAV年会写来长篇书面发言的同仁,怎么会这么突然离开我们呢。

对陈之彬先生是久闻大名,知道他是澳大利亚第一位华裔联邦参议员,知道他为社区、为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为华人的地位和利益奔走奋斗了一辈子。但近距离有机会接触和领教是这一年来在CCCAV理事会里。他德高望重,阅历丰富,但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架子,非常平和。但他在观点上并不中庸,而是非常有见解有智慧。他还有一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对语言的热爱。他的邮件(全部是英文)文辞优雅、行文流畅,我很喜欢阅读。

惊悉我们华社倍受尊重的前联邦参议员陈之彬先生因车祸丧生,悲痛不已!周五我正巧在Springvale Cemetery出席墨尔本公共墓首次举办的华社咨询会并参观松鹤园,陈先生的亲友也在那里举办骨灰安葬仪式。

陈之彬前参议员在过去二十多年内多次接受我在SBS电台的采访,帮助听众认识澳大利亚的民主政治,选举制度和选民的义务。今年联邦大选前后,又多次参加由澳华联盟、多元文化协会和澳华口述历史研究会联合举办的“澳华社区时政论坛”,使华人社区受益非浅。

陈之彬先生的突然辞世是澳洲华人社会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在华人处境艰难的当下,他是最不该离开的人!却在最不该离开的时候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华社要继承陈先生的遗志,就要像他那样以华人的整体利益为重,淡泊名利,抛弃党争,以国家主人翁的姿态与各民族澳大利亚人搞好团结,力争华人在各行各业和其他澳洲人平起平坐,赢得华社应有的权利和尊重。

我很荣幸有机会在澳洲首位海外出生的华裔联邦参议员陈之彬办公室工作,从陈参议员上任的1999年7月1日到2005年6月30日任期结束,在六年中见证陈参议员亲力亲为为民服务、认真处理公务的经历,更从陈之彬身上学到忠孝礼仪等华人优秀传统和澳大利亚人友爱宽容的优秀品质,以及执政清廉特征。他为澳洲华人参政树立了一个良好榜样,也为澳洲社会接受华人是澳大利亚人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陈之彬先生终生服务多元文化,他的政治理想和精神惠及整个澳洲,特别是华人社区。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