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谁才是真正的绝顶人物——金庸小说人物大盘点

2019年12月04日 人物 暂无评论

陈家洛是红花会的总舵主,统率红花会群雄,与清廷对搞,谋恢复汉人江山。这样的重任落在陈家洛身上,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幸与不幸”是指满清继续统治好呢?还是汉人再去统治好,历史上也很难下定论,清朝开始时的几个皇帝,至少全比明朝皇帝好。

陈家洛性格模糊,甚至有不知所云之处。红花会有一个极好的机会——俘虏了乾隆,囚在杭州六和塔中。陈家洛是如何利用这一机会的呢?他用尽心机,劝乾隆做汉人皇帝。要拿一种权位去引诱一个人,必须这个人的原来权位比你出的条件要低才行,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可怜陈家洛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要劝诱一个皇帝去做皇帝。乾隆本来就是皇帝,何必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所以陈家洛甚至当政客也不成功。

陈家洛的私人生活,也莫名其妙,不爱翠羽黄衫霍青桐,而去爱香香公主。香香公主天真纯情,但那和白痴,也不过相隔一线。而且,陈家洛的爱情也不够坚贞,为了不得罪乾隆,他就只好任由香香公主在宫中,连显得他以后去哭坟,也有点假惺惺。陈家洛是知识分子的典型,性情拖泥带水,心中常存有莫名其妙的观念,如“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之类,以致将香香公主去讨好乾隆,实在不敢恭维。

无尘道长无尘道长只有一条手臂,他的一条手臂,是受了“一位千金小姐的欺骗”而失去的,过程如何,不得而知,颇引人想象,令人关注。无尘道长本来上不了人物榜,但是在《飞狐外传》中,他曾和小胡斐对了一次刀,所以可以名列人物榜上。

文泰来、骆冰和余鱼同奔雷手文泰来气派极大,是江湖豪侠,可惜在《书剑》中未曾充分发挥,有点欲吐未尽之感,但也已锋芒毕露,是中上人物。

鸳鸯刀骆冰是中上人物,骆小姐爱笑,害得金笛书生为她害相思病,余鱼同感情不能遏制,曾偷吻骆小姐,真情如此,无可奈何,不能非议,也是中上人物。

常赫志、常伯志黑白无常,是上上人物,出场极少,但令人生畏、起敬,《飞狐外传》中救倪不大、倪不小,倏来倏往,如鬼似魅,技压群雄,声威无限。

霍青桐外表坚强,内心软弱的“女强人”,这一类女人,最是可怜,也最需要爱情。偏偏她钟情的对象是陈家洛,眼光之差,无以复加,只好算是中下人物。

徐天宏和周绮鬼头鬼脑的所谓“武诸葛”,只是中下人物,他竟能获得俏李逵的爱情,堪称奇事。“俏”和“李逵”加在一起,唯周姑娘能得之,夫妇性格不同,以此为最,周姑娘是中上人物。

张召重最没气派的反派人物,本来不值一提,但却是《书剑》中的唯一大反派,只好略提,自然是下下人物。

二、《碧血剑》袁承志和温青青袁承志比陈家洛更差,竟有不知他在《碧血剑》中有何作用之感,尽管武功日高,但行事仍有点兽头兽脑。可以忍受温青青这样的女人,真不知去到荒岛之后怎么过日子,十分值得同情。温青青这样的女人,见到了若不转头便逃,一定大难临头。

金蛇郎君和温仪金蛇郎君特异独行,不受世俗礼仪所束,任人诽谤,不加理会,本来是上上人物,和温仪相恋爱,出入温家,伏下祸根,若一早携了所爱远走高飞,何至于此?所以只好是上中人物。

温仪婉柔绰约,能忍人所不能忍,能爱人所不敢爱,女性之中有这种性格自然是上上人物。

何铁手何铁手只好是中上人物,最大的毛病是给袁承志改了一个“惕守”之名,居然欣然接受,弄得好好一个人不伦不尖,等级上自然差了许多。

三、《雪山飞狐》与《飞狐外传》胡斐胡斐在《雪山飞狐》和《飞狐外传》中,都是主要人物,但始终未能给人以酣畅淋漓之感。金庸给了他“雪山飞狐”的外号,一再强调他行事“神出鬼没”。但未见有什么具体例子。在《雪山飞狐》中迟迟不露面,也没有什么神秘感。在《飞狐外传》中,开始只是一个跟来跟去,看福康安和马春花纠缠的小孩子,后来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乡下人,倒颇表现了点气概。可是和袁承志犯了同一毛病,喜欢了袁紫衣。袁大姑娘可爱在何处,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胡斐是一个被浪费了的人物,豪情胜概,只在隐约中显露,始终未能完整发挥,只好是中上人物。

胡一刀和胡夫人胡一刀豪迈绝伦,或许是胡一刀太出色了,所以胡斐不能象他的父亲,又难拟别的性格,只好逊色。胡一刀的豪情,鲜有比拟,单是一个“豪”字,已足以使他成为上上人物。胡一刀和苗人凤生死相拼,而又惺惺相惜,真能传颂千古,只可惜最后中了小人的奸计,死得不明不白。

胡夫人在丈夫死后,将遗孤托给苗人凤,临自杀时说:“我这就少受二十年苦了。”对人生看得如此透彻,是上上人物。

苗人凤“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在《雪山飞狐》和《飞狐外传》中都是主要人物。他和胡一刀肝胆相照,是条汉子。可是胡夫人托孤之后,以金面佛苗人凤之能,竟任由胡斐流落江湖,实在有负所托。胡斐的“死”,疑点甚多。当年苗人凤能够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招牌,引胡一刀入关,何以竟未曾为寻找胡斐而做点事情。

苗人凤的妻子是一个富家小姐,夫妻匹配,可以看出两方面的性情,苗人凤娶了这样一个妻子,是致命缺点,他妻子终于不爱他而跟了田归农,是因为他“闷”,田归农何等讨女人喜欢,注定非走不可。只好算是中上人物。

苗若兰苗若兰是苗人凤的女儿,文雅得有奇趣,不会武功,《雪山飞狐》若不是突然中断,对这个“吹一口气怕吹化了她”的苗大小姐,应该有更多的描写,或许可能和胡斐有感情上的纠缠。但尽管出场不多,苗若兰是上上人物。

袁紫衣和程灵素袁紫衣是最莫名其妙的人物,不但爱使小性,更不像身在佛门中人,更莫名其妙的是,她对凤天南的感情。凤天南强奸了她的母亲而生下她,根本未尽过一天抚育的责任,袁紫衣在闯荡江湖之际,居然处处维护凤天南,可称怪不可言。袁紫衣对胡斐的感情也绝不真实。胡斐不知道她的身份,可以爱她,但是她自己对自己的身份,清楚得很,明知感情无法发展下去,却要不断去招胡斐,害人害己,两造皆失,殊不可原谅,只是中下人物。

程灵素是上上人物,瘦小纤弱,而处身于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中,令人只觉得她能干,对讨任何恶劣的环境,镇定如恒。由于出身毒手药王门下,她的性情有点古怪,但古怪得可以接受。她柔顺地接受了胡斐的安排:“兄妹相称”,尽管心中悲苦,却从来也不发怨言,默默忍受着,还处处维护胡斐,金庸笔下女主角,程灵素有可爱程度上,可排五名之内。她连出言略伤胡斐之心都不肯。胡斐化装之后,留了大胡子,自觉威武。程灵素想说:“只怕你心上人未必答应。”但话到口边,终于忍住。有情人,宜为程灵素同声一哭。胡斐后来终于留了大胡子,不知道是不是心中在记挂着和这个二妹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胡斐若不是程灵素,已经死了,程灵素舍命救胡斐,是金庸小说中最凄苦的情节之一,尤在乔峰打死阿朱之上,因为那是意外,而程灵素是明知必死而为之的。胡斐不是不知道程灵素为什么要死,他就曾想过:“那么她今日宁可一死,是不是为此呢?”胡斐想到这一点时,曾经内疚,但也想过就算了。所以胡斐始终只是中上人物。

四、《射雕英雄传》郭靖郭靖是金庸小说中最出名的人物,这个四岁才会说话的蠢小子,浓眉大眼,就凭他的傻劲,不但练成了一身卓越的武功,而且还和古灵精怪至于极点的黄蓉,一见钟情,金庸刻意安排,简直已到了极点。郭靖的一生,是毫无缺点的,极度完美。他对父母孝,对国家忠,对爱情贞,对朋友义,对子女爱,连杨康这样的坏蛋死了,他也耿耿于怀,将杨康的儿子,赐名“过”,字“改之”,希望杨过和他一样。郭靖是大侠,不但在江湖上称侠,而且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万民称颂。郭靖对敌时,虽死不屈,一生之中,未曾玩过半点花样,说过半句假话,行过半点诡诈。郭靖不但维护江湖法统,而且也维护社会法统。杨过和小龙女要结为夫妇时,郭靖就差一点动手,要将杨、龙两人打死,因为杨、龙两人的行为,独犯了他的完美。郭靖是一个完人,但是太完美了,变成了一个伪人。因为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一个完人,那是金庸塑造出来的一个伪人。郭靖当然是金庸小说中极其重要的一个人物,但却不评级,套一句惯用语:“无可置评。”

黄蓉黄蓉和郭靖一样,也是完人,不过完人的方式不同,一个笨,一个聪明。黄蓉的聪明机智,也被安排尽了。这样的女人,也唯有郭靖这样的笨人,可以终生相对,别的男人,不妨掩卷想想,谁能受得了?黄蓉行诈、说谎,但全是为了好的目的而做这种坏行为,所以值得原谅。不过黄蓉不是伪人,是实实在在、聪明得过了头的一个女人。黄蓉在金庸的笔下,成两个阶段,在《射雕英雄传》中,黄蓉在有些地方,相当可爱。至少,她在被江南七怪当作“小妖女”的时候,是很可爱的。自然,她在傻姑面前,也要摆出姑姑的款来,就一点不可爱。黄蓉在《射雕英雄传》中,能无往不利,她父亲是黄药师,是原因之一。黄蓉在《神雕》中,已是中年妇女,护短、猜忌、自作聪明,连一点可爱之处都找不到了。黄蓉只是中中人物。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东邪黄药师是上中人物,洒脱不羁,把普天下都当作脚底下泥,他不喜欢傻小子郭靖,是情理中事(黄蓉喜欢郭靖,属于情理之外,只好认命)。本来,黄药师可算是绝顶人物,但是他迁怒铜尸铁尸偷了九阴真经,与其他弟子何关?何况真的如此超绝,又何必如此重视九阴真经?难道无所不能的黄老邪,就非靠九阴真经不可?自己不会去创出比九阴真经更高的武功来?至于要在爱妻坟前,焚化九阴真经,那是执著的做作,不是至情至性的表现,所以,连上上人物都不是,只是上中人物。

西毒欧阳锋是上上人物。欧阳锋号称“西毒”,真的够而且是摆明了的毒。洪七公手下留情而他反下杀手,那是洪七公自己招尤,与摆明是毒人的无涉。真小人本可提防,对真小人仁慈,阁下宜应自理。所以欧阳锋虽然坏事做尽,仍不失一代大宗师身份,是上上人物。

南帝段智兴只是中上人物,为了一个妃子,纠缠不清,不论他外貌多慈祥敦厚,皆难以遮掩其内心的庸俗。后来他渡裘千仞,简直是硬来,与佛法更没有丝毫牵连,十分可笑。

北丐洪七公是上上人物,九指神丐为了贪吃误事,自断手指,但贪吃的习性仍然不改,耿直可爱,不做作,不曲意,是真正的豪侠。

周伯通和全真教周伯通大抵是一般读者心中最可爱的人物,这个人,到了九十多岁,还要养蜜蜂。不通世务,天真得和儿童一样,所以外号人称“老顽童”。然而,天真如儿童,决非一个人的优点,一个人如果到身体长大之后,智力、兴趣还停留在儿童阶段,通常称这种情形,是一种病态,这种病人一个十分普通的名称:白痴。周伯通的情形,虽然不至于是白痴,但决非正常。而且,儿童是没有是非观念的,人是逐渐的成长过程,形成种种观念。老是停留在儿童阶段,那算什么?还好,周伯通虽然号称“顽童”,但不是真的顽童。周伯通和瑛姑之间的纠缠,事情发生之后,概不负责,一味逃避,那是典型心智不成熟的弱能表现。周伯通只好算是中中人物。

五、《神雕侠侣》杨过和小龙女杨过,字改之。名字是郭靖所取,因为杨过的父亲杨康,认贼作父,卖国求荣,不是好人。杨过自“……左手提着一只公鸡,口中唱着俚曲,跳跳跃跃走过来……脸上贼忒嘻嘻,说话油腔滑调”出场来,一直是杨过,没有改什么。当然杨过有改变,他的改变,是为了对附加在他身上的种种压力,在一次又一次的反抗过程中,他变得更成熟,反抗的决心也更强。杨过的一生,是对抗压力的一生。杨过在出现之前生活如何,不得而知,但是看他住在窑洞时,日子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他手里提的那只鸡,多半是偷来的。作为一个孤儿,和生活的压力对抗,已足以养成日后对抗其他压力的本能。杨过在被郭靖收留之后,日子不会比自己住窑洞更好。武氏兄弟和郭芙欺负他,黄蓉歧视他,人家习武,他要学子曰诗云。郭靖的性格和杨过根本格格不入,而且一副要杨过作圣人的期望,使得杨过几乎无时无刻都要反抗,才能生存下去。杨过在这时候,虽然遇到过欧阳锋,教他“蛤蟆功”,但欧阳锋是一个失心疯,杨过在他那里,绝对得不到什么感情上的慰藉。接下来,杨过到了全真教之中,遭遇更是苦不堪言,受尽了欺负,终于逼得杨过,从心理上的反抗到行动上的反抗,出手伤了鹿清笃。杨过在全真教中的那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极惨痛的日子,一个生性高傲的少年,处身于一群不知云的道士之中,受到歧视,其惨痛可知。所以后来杨过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孙不二想借剑给他用,杨过连看也不看,便自拒绝。多少年以前的一口气,到今日才得吐出来。杨过可以借这个机会和全真教修好,但稍有个性的人,心不肖为,宁愿得罪到底,而杨过正是天下第一人个性之人!何况其中还有孙婆婆的恩怨。杨过一生之中,直到见了孙婆婆,才知道什么叫做人类的温情,而孙婆婆偏又死在郝大通之手,这对杨过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孙婆婆是一个极度热心的人,小龙女是极度冰冷的人,但是杨过从她们处得到了温暖,孙婆婆死后,杨过心目中只有小龙女一人,在感情的发展上,完全可以理解。杨过日后,在神雕处得到了温暖,在郭襄处又得到了温暖,终其一生,和小龙女是分不开的。小龙女的恬淡和杨过的激烈,恰成对比,小龙女的不通世务和杨过的洞察世情,也成对比。正因为两人性格上有这样大的距离,所以当两人携手对抗社会压迫努力之际,也格外惊心动魄,精彩纷异。杨过和小龙女的名分是师徒,但他们硬是非结成夫妻不可。在杨过的心中是这样想:你们不许这样做,我偏要这样做。在小龙女的心中是这样想:这又没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不能这样做?两人要做一件事的目的相同,但是想法各异。小龙女只是迷惑,杨过却是有意识的反抗,但却又配合无间,终于使得各色人等,全败下阵来。

小龙女几乎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她和香香公主截然不同。在未曾遇见杨过之前,她已经不动心,决不是“天真纯情”,她另有自己在古墓生活的一套观念。小龙女的这种形象,是接近神仙境界,而不是接近白痴。这其间的分别,十分微妙,所差也不过一线而已。小龙女是金庸笔下女角中最出色的一个,所遗憾者,是她在投崖十六年后再度出现,再度出现的小龙女,大是逊色。小龙女本来应该是绝顶人物,但由于末段逊色,所以只好是上上人物。杨过,是绝顶人物。李莫愁李莫愁这个人物的地位十分特殊,“问情是何物”的主题曲,一直由她在唱,但是她却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但是对着初出世的郭襄,却又不忍下手杀害。继观李莫愁的行迳,实在使人同情,只好说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楚。李莫愁是中中人物。

金轮法王不知道为什么,金庸明明白白写出金轮法王是“一个身材高瘦的藏僧”,但是在感觉上,却一直模拟金轮法王是一个身材粗壮高大的和尚。或许是由于金庸将他写得太具威势之故。不过金轮法王虽是《神雕侠侣》中的一反派,武功被渲染得极高,但似乎自出手以来,一直未曾怎么顺利过,总是落下风,仗以横行的五只飞轮,也失去了几次。而尽管如此,威势犹在,真不简单。金轮法王性格不明,行事也不慎,只是作为第一反派身份而存在,不算是金庸笔下的好角色,只好算是中中人物。

霍都从公子哥儿型的王子,到隐名埋性,在丐帮混了十余年的何师我,霍都这个人真不简单,但是实在笨得连道理都没有。他在最后关头,跳出来争丐帮帮主之位。就算真面目不被戳穿,由他当的帮主,他难道一辈子化装下去?而且当时丐帮的形势,以霍都之精灵,真会体察不出这个帮主,不当也罢?当时的太上帮主是黄蓉,一旁还有郭靖,霍都就算当了帮主,又有什么作用?这个人之愚蠢,天下罕见,是下下人物。

六、《鸳鸯刀》太岳四侠《鸳鸯刀》后篇中,有太岳四侠:烟霞神龙逍遥子,双掌开弹常去风,流星赶月夜剑影,八步赶蟾、赛专诸、踏雪无痕、独脚水上飞,双刺盖七省盖一鸣。这是四个武功平常常充大侠,自得其乐的小人物。这四个小人物极可爱,他们无力当真正的大侠,并不是他们不想当,而是力有未逮,无法当。如果四人武功精进,倒是不折不扣的大侠,而且还趣味盎然,不是普通的大侠。这四个人全是中上人物。

七、《连城诀》丁典和凌霜华金庸笔下,有许多“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描述,也写了各种各样的遭遇的情侣,但论到令人看了,心情沉郁,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的,当提丁典和凌霜华这一对。男女之情,竟可以这样凄苦。纯真的爱情,竟可以在奸谋之下,变得这样丑恶。凌霜华以一个官小姐之尊,喜欢了江湖流浪汉丁典,这本来是一个相当普通的情节,但是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却使得这段爱情,演变得如此惊心动魄。丁典痴,凌霜华更痴,两个痴情人,演出了一段天地为之色变的痴情故事,令人掩书之后,怏怏不乐,莫此为甚。

八、《倚天屠龙记》张翠山和殷素素张翠山和殷素素能成为夫妇,完全是环境所逼,要是没有金毛狮王谢逊,尽管殷素素这个魔教妖女一往情深,张翠山是不是有勇气娶殷素素,真还是疑问。在胁迫两人同赴大海之际,谢逊说:“……你两位郎才女貌,情投意合,便在岛上顾了夫妻,生儿育女,岂不美哉!”听了谢逊这番话后,张翠山的反应是:大怒,拍桌喝道:“你快别胡说八道!”而殷素素的反应是:含羞低头,晕红双颊。这两个人的当时心态如何,实在是活龙活现。后来到了冰火岛上,除了他们之外,只有谢逊,张翠山的心理上,没有了“名门正派”的压力,而且根本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回到中原,这才“想不到她对自己的爱意竟是如此之深”,而和殷素素结为夫妇。结果,回到中原,殷素素当年所做的事,完全可以解释,张翠山也和殷素素有了十年夫妇之情,张翠山却不听解释,而“全身发抖,目光中如要喷出火来”,接着,就仗自刎,累得殷素素非跟着他自杀不可。张翠山是一个极度自我中心的男人,这种男人,只能在荒岛中跟他过日子,殷素素所遇非人,可惜,可惜。

张三丰张三丰说:“那有什么干系?只要媳妇儿人品不错,也就是了,便算她人品不好,到得咱山上,难道不能潜移默化于她么?天鹰教又怎样了?翠山,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万别自居名门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这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张三丰这一番话,值得深思。想深一层,张真人还是不免执著:“难道不能潜移默化于她么?”如果真的不能潜移默化,也不能证明武当派一定对,天鹰教一定错!

四王“明教”四王,是《倚天屠龙记》中极出色的人物。金毛狮王谢逊的地位最重要。金庸在创造这个人物之际,一定曾受了杰克·伦敦所著《海狼》的影响,甚至连名字在下意识中也发音相近,航海的一段,更加近似。不过,影响也不算严重。

金庸写了谢逊,将一个文才武学俱臻绝顶,但是一生际遇坎坷的人,写得活了。谢逊的文才武学,对他的命运,并没有帮助,他受欺,发泄,全是靠的本能在挣扎,他的才学,并没有给他多大的帮助。这样的一个英雄人物,而遭遇如此之坏,真叫人击节三叹,感叹命运的无可奈何。看到最后,谢逊默默忍受各人的侮辱,真叫人全身发抖,最后皈依佛门,是他最好的归宿了,可怜的英雄一生。

白眉鹰王殷天正是上上人物,姜老而弥辣,白眉鹰王当之无愧。明教留不住,便自创天鹰教,光明磊落,来去自如。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最后只剩下殷天正一人,力抗群众,鹰爪手抓住了武当七侠莫声谷,立时松手放人,这是何等气概。

四王中论气概之豪,舍白眉鹰王之外,不作第二人想。青翼蝠王韦一笑写得诡异绝伦,来去如烟,如鬼似魅,若不是他在英雄大会之中,向曾被他侮辱过的死者叩头自责,胸襟光明,勇于认错的话,只好算是中上人物,但他有此一举,可以列入上中人物。

紫衫龙王黛绮丝是武侠小说中的一大奇,波斯美人来到中原,在水中动武震慑群雄,又和明教的敌人成婚,传奇性之浓,无以复加。不过后来长期掩遮花容月貌,又驱使自己的女儿去做鬼头鬼脑的事,波斯化外之人,毕竟有不可理喻之处。只好算是中中人物。

杨逍是明教的光明左使,他对教务上有何贡献,倒不甚了了,但是却曾和峨眉派女侠纪晓芙有一段纠缠不清的感情。开始,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金庸并没有明写,只是暗示杨逍用的手段不是如何正当,至少,是凭了自己风流倜傥、文采潇洒的条件,故意去勾引纪晓芙的。纪晓芙在峨眉派灭绝师太门下,几曾见过这样风流人物,自然容易被引诱,以至于怀孕、生女。纪晓芙一定极度缅怀那段和杨逍在一起的日子,所以将女儿取名为“杨不悔”。但是杨逍却像是完全将这件事忘记了一样,纪晓芙独力抗拒迫害,境遇极其凄凉,杨逍纵使有俊俏得使任何少女动心的外形,这一点也不可原谅。杨逍只好算是中上人物。

范遥为了抗敌,毁容装哑,投入敌人阵营,含辛茹苦,在悠悠岁月中,为了一个目的,而作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堪称第一忍心人。金庸在范遥身上落墨不多,但郁然之情盎然。范遥是上中人物。

张无忌张无忌是《倚天屠龙记》中的重要人物,但《倚天》的主角,始终是明教。张无忌是怎样的一个人,很有点说不上来之感,或许金庸有意塑造一个性格模糊的人,以达他终于不能成大事的结局。张无忌行事拖泥带水,除了在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一役之中,光采毕露之外,其余所有情节中,总为他人的掩盖,而不见有任何特出之处。只有他对谢逊的感情,极其真挚。做了明教教主,也不过是因为他的武功高,不是因为他才能好。如果不是学会了超绝的武功,张无忌实在只是一个浑浑噩噩的普通人。张无忌是中中人物。

殷离殷离是张无忌的表妹,不容于父亲,离家出走,跟着金花婆婆闯荡江湖,为了练武功,将自己的容颜,弄得丑陋无比,一心记挂着曾经咬过她一口的张无忌,落落寡欢,超然物外,是上上人物。

周芷若周芷若是金庸笔下女角中最奇特的一个。以周芷若的性格而论,她实在没有理由在感情上受胁于灭绝师太。然而,竟然为了几句誓言,使她感到无所适从,真是怪不可言。后来,她忽然又变成了反面人物,杀殷离,盗九阴真经(最令人不明的是她在做这些事时,谢逊是知道的,但是谢逊又一直不说。谢逊不说的原因为何,至今不明)。然后到了最后,金庸又原谅了她,说她的所作所为,“也不算什么”,转变之突然,出于情理之外,真是怪不可言。周芷若是什么样的人物,由于实在太模糊,所以竟难以有断语。

赵敏这个足智多谋、位高势尊的蒙古郡主,会对张无忌倾心相爱,也有点莫名其妙。莫非是为了曾在井中,被张无忌脱了鞋子搔过脚底?但想来番帮女子,也不至于因此而倾心相许。但是小酒店中痴候,情景何等动人。这一段情节,也是《倚天》中最动人的情节。赵敏肯放弃权位,投入张无忌的怀抱,勇气豪情皆胜人一等,是上中人物。

九、《天龙八部》乔峰丐帮帮主,忽然身世秘密暴露,竟然是契丹胡人,乔峰的一生,注定是悲剧。这样的一个英雄人物,竟遭到命运如此的捉弄,造化弄人,莫此为甚,每次看完《天龙八部》中乔峰的情节,都不禁要狂浮三大白,以舒胸中郁气。金庸笔下的英雄人物极多,但若论意气之豪迈,行笔之光明,胸襟之广阔,唯有乔峰。乔峰堪称是人中之龙,而且他和郭靖全然不同,郭靖完美,但看来看去是一个假人,乔峰完美,看来看去,总是一条凛凛大汉,就在你的面前。乔峰一生悲苦,连一个他所爱的人都不能保留,身世的纠缠,江湖上对他的不谅解,逼得他在聚贤庄大开杀戒,他救过耶律洪基两次,但是君臣之间的矛盾,自一开始,就是无可调解的,发生在乔峰身上的事,无一不是解不开的死结,这些死结一个连一个,终于令得英雄如乔峰,也不得不悲剧收场,天下人宜同声一哭。

乔峰悲苦的一生中,也有值得欣慰之处,他得到阿朱倾心的时间虽然短,但阿朱的柔顺和乔峰的刚强,形成对比,乔峰在那段短暂的时间中,至少是快乐的,像这种快乐的日子,终乔峰一生,也只不过如此一段而已,而且,快乐光阴的终结,如此凄苦!

乔峰另外也有高兴的时候,少林寺前,面对群雄,只有段誉站在他一边,忽然有虚竹大步走出,自称是他的结义兄弟,这是何等快事!难怪他立时要解下皮囊,大口狂饮。

武侠小说中尽多嗜酒的大侠,但从来也没有一个喝酒喝得如此豪意格天的。金庸对这个豪侠,几乎一字也没有写过他内心之苦!只是写他的豪侠之处,但是一件事又一件事紧逼过来,在豪侠气概之下的内心凄苦,却又表露无遗,这是极其高超的笔法。尤其因为乔峰是这样的豪侠,所以他的内心的凄苦,也比常人更深一层。但也正由于他是这样的豪侠,凄苦深自埋藏就可以,何必逢人就哭哭啼啼?

乔峰终于将断箭插入自己心口,结束了他的一生,就是内心深处无数凄苦积累的结果。“虚竹和段誉只吓得魂飞魄散”,读者看到此处,也一样魂飞魄散。

段誉和乔峰喝酒相交,这位大理国的王子,是一个极度的喜剧人物。乔峰被辽国皇帝关在铁笼中,看得人血脉贲张,段誉被王夫人绑了要做花肥,看的人只觉得有趣。

段誉也有身世上的隐秘,但是他的身世秘密,却使他可以娶他所爱的人为妻。乔峰一生之中,只有一段恋情,段誉却极多,苦恋王语嫣的过程,实在令人忍俊不住。

段誉有绝顶武功,朱蛤神功好像没有怎么用过,六脉神剑要紧时用不出,斗酒时却大派用场,凌波微步要来作逃命之用,倒十分实在。段誉喜剧的一生,可称无往而不利,金庸反用了不少笔墨去形容他心中的凄苦,主要是相思之苦,但他的凄苦,也是充满喜剧性的。

虚竹《天龙八部》中三个主要的人物,都有身世上的大秘密:乔峰是契丹人,段誉是刀白凤和段延庆一段孽缘的结果,虚竹更奇,是少林寺方丈和叶二娘的儿子。

少林方丈德高望重,天下钦仰,叶二娘在“四大恶人”之中,排行第二。这一男一女,当日如何勾搭上的,真叫人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但虚竹之奇,还不止于此。他的一生,就是一部“奇遇记”。他糊里糊涂,解开了棋局,得了逍遥派掌门人七十年的北冥真气。糊里糊涂,救了天山童姥,学会了“天山折梅手”,做了灵鹫宫的主人。再糊里糊涂,在冰窖中和西夏公主成就了一段良缘。一切遭遇,落在这个呆头呆脑的小和尚身上,而他居然一切都承受了下来,到头来仍是呆头呆脑,堪称天下一绝。

虚竹虽然是身不由己的典型,他一生至高无上的目的,不过是想在少林寺中当一个普通的僧人,可是命运却安排他成了灵鹫宫的主人,不但统率数百名女人,而且也成了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主人,其地位和少林寺的一个普通僧人,完全无法比较。

看完《天龙八部》之后,常常问:“虚竹如果可以自己选择的话,他会选择什么呢?”没有答案。

慕容复慕容复更是可怜人,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目的,委屈求全,牺牲了一切人生的乐趣,忧心忡忡,寝食不安。世上尽多像慕容复这样的人,目的各有不同,作为则大体相类。

段正淳段正淳又是金庸笔下一个十分奇特的人物。他奇特在到处留情,情人极多,见一个爱一个,而又绝不是徒然风流薄幸,当他是单独对着一个情人的时候,他真是真心真意爱这个情人的,只好说这个人的感情特别丰富,别无其他解释。段正淳的日子并不好过,秦红棉要用箭射他,小康要用口咬他,元配妻子刀白凤有了外遇,王夫人要将他作花肥,阮星竹要用刀砍他,终日在提心吊胆,风流代价相当高,可是段正淳却身不自主,再给他机会,他一样会另结新欢。

只好说段正淳运气不好,《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就比他运气好得多,没招惹到那么多麻烦。

王语嫣、阿朱、阿紫王语嫣原名叫王玉燕,忽然被改了名,不知为何。王语嫣博学多才,一心恋着表哥慕容复,却被痴情公子段誉苦缠,终于为段誉的痴行感动。在整部《天龙八部》之中,他地位重要但是并不突出,还不如阿紫和阿朱。阿紫和阿朱,是王语嫣的同父异母的姊妹。阿朱倾心于乔峰,不明不白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掌下。在她和乔峰相处的那一段日子中,她发挥了女性的柔婉,使乔峰凄苦的一生中有一段快乐光阴。雁门关外相待的那一段,写得感人之极。

阿紫出身“星宿派”,耳濡目染,脾性不好,但是她心念郁结,少女情怀,一次也未曾有过宣泄的机会,其行可诛,其情可怜,倒也不忍深责。

十、《侠客行》丁当《侠客行》中,只有丁当有一提的资格。这个任性的小女孩,硬是喜欢一个无行浪子,而不喜欢忠诚老实的青年,丁当之所以为丁当。丁当是中上人物。

十一、《笑傲江湖》令狐冲令狐冲的一生,前半生风平浪静,当他的华山派大师兄,但是后半生却惊涛骇浪,几乎没在江湖风浪之中淹死,好几次险死还生,居然得以不死,当其尼姑头,做其三山五岳人物的盟主,任性而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气概,又是金庸创造出来的另一种活龙活现的豪杰人物,而和杨过、乔峰等又截然不同。令狐冲的际遇,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几次皆是如此,以为万无生理,率性豁出去,结果却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是一番境界。

他自认必死,义助向问天,是死而复生;被囚西湖底,忽然又学会了吸星,是死而复生;苦恋岳灵珊不遂,忽然又有任盈盈,也是死而复生。

令狐冲苦恋岳灵珊,而结果岳灵珊爱上了林平之,这是由于岳灵珊和令狐冲一起长大之故,大凡青梅竹马的男女,恋爱很少会有结果,因为大家一起长大,相处太久,双方之间就失去了神秘之感,一有第三者介入,吸引就会转移到第三者上面去。在武侠小说之中,男主角几乎全部在恋爱上无往而不利,像令狐冲那样,居然失恋,可说绝无仅有。

令狐冲性格最可爱之处是在于不羁,名门正派的戒律,能使他的思想上有一定的约束,但是在行为上,他却处处在突破这种约束。在自然而然之中,流露他的真性情。他不执著,不在乎,潇洒浪漫之处,在金庸笔下所有男主角之上,允称第一。这一点,连任我行这样聪明绝顶的人都未曾看出来。任我行第一次邀令狐冲入朝阳神教,令狐冲拒绝,任我行就不知道令狐冲是真的不想加入,心口如一。任我行还以为令狐冲是嫌他地位不稳。所以才有后来夺了教主之位,再邀他入教之争发生。而令狐冲仍然不肯,终任我行一世,无法了解令狐冲何以不肯,这两人性格截然不同之故,任我行热衷,令狐冲淡薄,近乎神仙中人。

令狐冲的这种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性情,和他的遭遇也有一点关系,他先是失恋,继而身中奇毒,朝不保夕,自然容易使他看得开。但主要还是天性使然,别的人有这样的遭遇,一定痛不欲生,整日里愁眉苦脸,哪里还会有这样的洒脱!

任我行任我行是“厉害人物”的典型,武功高,手段狠,深谋远虑,做每一件事都经过缜密的安排,甚至看得出东方不败的深谋,而将“葵花宝典”送给了东方不败,引东方不败“欲练神功,引刀自宫”,将东方不败害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任我行这样的厉害人物,是最可怕的人物,权谋诈术之深,令人防不胜防。

东方不败名字叫“不败”,实际上,他是一个从头到尾、彻底失败的人物,处境遭遇,极堪同情。他本来是任我行的手下,试想想任我行的性格,在伺候这样的一个上级,那是何等困难、危险的事情,比诸伴虎,犹有过之,实在是形势非造反不可。而他在谋夺了教主之位之后,不但没杀任我行,而且善待任盈盈,心地也可以说极其仁慈。而在权位的争夺之中,狠、忍的人,注定成功,仁慈的人,一定失败。

东方不败中了任我行的狡计,成为不男不女的怪物,爱上了杨莲亭。最后,集向问天、任我行、令狐冲、任盈盈四人之力,东方不败地武功上仍然不败。他的敌人,要靠虐待杨莲亭,引他分心,才能将他杀死。而杨莲亭的地位虽然卑下,是教主的男宠(或者应该说宠男),但却极其有骨气,连天王老子,也禁不住说:“好汉子,我不再折磨你便了!”天王老子向问天“好汉子”三字之褒,真是谈何容易!

杨莲亭武功不高,那是无可奈何之事,他残害朝阳神教的旧人,以他的地位而论,格于形势,也非如此不可。这个性格之硬,世所罕见。

向问天天王老子向问天,计谋缜密,胆色过人,在东方不败势焰薰天之际,他面对魔教和正派人物的追杀,毫不畏惧,一心一意,只想将任我行救出来,是天下好汉的榜样。向问天在《笑傲江湖》中出场的那一段,加上令狐冲仗义相助,真写得出神入化,是武侠小说中的经典之作,令人百看不厌,每看一遍之后,都回肠荡气,心胸大畅。

桃谷六仙桃谷六仙是六个浑人,但是浑得极可爱,比周伯通可爱得多,因为他们是真的浑,不像周伯通,“酒醉还有三分醒”。真正浑人可爱,假浑人可厌。

岳不群岳不群外号“君子剑”,四平八稳,道貌岸然,但实际上却是伪君子,险诈莫名。岳不群这个人,很能发人深省,他是小人,一直在伪装君子,但如果他一直装着,在他小人面目还未曾暴露之前,他忽然死了,他是算是什么呢?是君子还是小人?世上所看到的,全是他君子的行动,听到的,全是他君子的言论,假面具一直未被揭穿,假的也变成真的了。世事,每多可以如是看。

冲虚道长和方证大师《笑傲江湖》中的武当掌门冲虚道长和少林方丈方证大师全是上上人物!他们以武林地位最高的身份,而能透彻地了解令狐冲的为人,不加歧视,反加同情,真是难能可贵。

蓝凤凰五毒教主蓝凤凰,在书中出现的次数不多,但这个半裸苗女,每一次短暂的出现,都叫人喜爱莫名,她和“无行浪子”相携,并闯少林寺一场,更令人神为之夺。

任盈盈朝阳神教教众心目中的圣姑任大小姐盈盈,无论一颦一笑,一嗔一喜,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上上人物。她唯一的一件不惬人意的事,是初出场之后不久,令看到她的十五个人自己弄瞎眼睛,永世不能再到中原。这段情节,是《笑傲江湖》初发表时用的。执笔时,新的《笑傲江湖》尚未出版,不知是否删去了一节,只能好以旧版作准。

任盈盈在开始时,所遇自己的情感,表现了尊贵少女的矜持,对令狐冲已有满腔热情,但不知令狐冲心中先有恋人。她故作大方,但作得如此纯真,一点也不是忸怩作态,将内心的感情埋于心底,而且也不嗔怪令狐冲喜欢岳灵珊而不喜欢她。甚至到了以后,令狐冲和她相恋,已成事实,但令狐冲一见到岳灵珊,仍然有点魂不守舍、旧情未忘的样子,以至于重伤在岳灵珊的剑下,任盈盈仍然一点怒意也没有。若论对男人心理了解之透彻,世上只怕少有女子如任大小姐者。

任盈盈在感情上能有这样的表现,是基于对所爱的人的信任和对自己的极度自信。试想想,要是任盈盈忽然对岳灵珊吃起醋来,那是多么不堪。任盈盈是即使心中黯然,也必不愿在任何人面前,表露丝毫的。

十二、《鹿鼎记》康熙中国历史上有数的好皇帝之一,玄烨大帝,在《鹿鼎记》中,是一个极其出色的人物。

金庸自他初接位时写起,一直写到他的中年。大约二十年的时间,是康熙当政以来,日子惊涛骇浪的二十年。虽然是小说家言,但这个皇帝的英明、决断、处理政务的能力,用人之明,态度之速,对统治理论的精娴,实在令人拍案叫绝。

从来也没有一本武侠小说、历史小说、文艺小说之中,将一个皇帝写得如此生动、成功过,也从来没有一部小说,将这样英明的一个皇帝,和一个百分之百的无赖人物纠缠在一起,对比如此之强烈,而又安排得如此之融洽过。

洪教主神龙教洪教主,在《鹿鼎记》中,实在是一个悲苦人物。强娶了一个美貌的少女为妻,可是最后:“心中愤怒、羞惭、懊悔、伤心、苦楚、憎恨、爱惜、恐惧,诸般激情纷至沓来。”他最后虽然说是为属下力战至死,但实际上,是他自己杀死自己。一个人在这样的情形下,实在是没有法子再下去的了。

洪教主虽然如此下场,但是也曾在年轻的妻子身上,享受过温馨时光,洪夫人在他的势力之下,是不敢表露丝毫不满的,两人在教韦小宝“美人三招”之际,那种旖旎风光,就回肠荡气。

洪教主的毛病是在于“想不开”,如果他想得开,就不会这样死,要知道,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不能永远,只好谋求短暂,短暂也是幸福快乐的,何必一定要永远占有这样庸俗?

韦小宝的七个妻子韦小宝娶了七位夫人,这七位夫人,有的来路甚清,勾搭的过程,写得甚明。有的来得有点糊里糊涂,不可深究。例如洪教主夫人苏荃,就是因为有了孕,才跟了韦小宝的,但苏荃是如何有孕的?自然是在扬州丽香院的一张大床之上,大被同眠,胡天胡地之下的结果。但纵观这一段,历时并不太久,而且后来,连大床一起抬走,韦小宝竟能在这段时间中,做下这等事来,也颇为匪夷所思,苏荃以教主夫人之尊而跟了韦小宝,自然还有几分威严在,所以七位夫人之中,以她为首。

沐剑屏这个小郡主,一出场就有楚楚可怜之感,一直到最后,还是给人这个感觉,可以说是有点不解风情,韦小宝对她的钟爱程度,只怕有限,只是中中人物。

方怡是神龙教属下,曾将韦小宝骗得神魂颠倒,几乎死在神龙教之中,韦小宝对她又爱又恨,怕不会对她客气。方怡是中中人物。

建宁公主是韦小宝“初试云雨情”的第一个对手,这个野蛮得出乎人情之常的公主,所作所为之奇,令人目瞪口呆,多少有几分性虐狂。后来,有其他六位女士牵制,行为稍敛,但韦小宝和她单独相对之际,只怕仍然不愿点灯,以免有火种,又给她来个“火烧藤甲兵”。建宁公主是中上人物。

阿珂是陈圆圆的女儿,貌美如仙,韦小宝一见到她,就如痴如狂,而阿珂一直不喜欢韦小宝。一直到最后,阿珂是否真心喜欢韦小宝,还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尔,仍属不可考之事。阿珂很有她独特的个性,以韦小宝之聪明,未必想不到他得到阿珂,用了多少手段,后果未必太佳。猜想起来,阿珂在他七个妻子之中,虽然美丽,但是只怕他对着阿珂时,最为无趣。

韦小宝七位妻子中,他最钟爱的,可以全然毫无拘束,可以对之讲任何心中话的,怕只有双儿一人。双儿是以丫头的身份跟了韦小宝的,在和韦小宝共同经过了不知多少艰险之后才“大功告成”。双儿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自己,只是为韦小宝而活着的。像双儿这样的妻子,已不复再见于人间。

陈近南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是韦小宝的授业师父,这个人在江湖上虽然享有极高的威望:“为人不识陈近南……”但是却受制于不知所云的下下人物郑克爽,枉自有一身武功,下场悲惨,是意料中事,只好算是中下人物。

韦小宝扬州妓院丽春院中,一个年华老去的妓女的儿子,不知父亲是谁,自小在市井中长大的小流氓、小无赖。在童年时,就学会了一切求活、求生存、求饱的方法。在他心目中,适应环境,如何使自己更好活下去是最主要的目标。这种观念,实在是一切生物的本能,自然也反映在人这种高级生物的身上。

韦小宝几乎什么坏事都做,从赌钱骗人,酒不厌迷眼,偷、拐、骗,无所不精,而且做得心安理得。但是这样的一个人物,偏偏又被金庸写得如此可爱。如果要在韦小宝和郭靖之中,任择一人做朋友,别人怎样不知道,本人一定拣韦小宝,那是因为韦小宝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也有优点,他最大的优点是:

人要拼命抬高自己的地位,使自己活得更好,这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愿望。苦行者在如今世上毕竟已经绝迹,满口仁义道德的人,心中想的可以恰好相反,行为也可能更不堪。

人要使自己生活得更好,就一定要别人对自己好,韦小宝极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人人都乐于与他结交。韦小宝极看重朋友,出卖朋友,万万不干。

韦小宝有千般坏处,全是人的坏处,在你和我身上都可以找得到,谁要谴责韦小宝的不是,请先在发言之前,扪心自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怎么做!不必将答案讲出来,自己心里有数即可,只怕答案会比韦小宝所作所为,更加不堪。

韦小宝这个人物,是完全反英雄的。传统观念上的英雄人物的作为,在他身上,很难找得到。然而,他却是众人心目中的英雄,这样的人物,以前未曾在任何小说中出现过,以后只怕也不会有了。

韦小宝颇受“妇解分子”的诟病:娶了七个老婆,真不像话。说这话的妇权先锋,不妨熟看《鹿鼎记》,然后掩卷、发问:“我的床头人,是不是有韦小宝七分之一可爱?”

很难有男人有韦小宝的七分之一可爱,那么,做韦小宝七个妻子之一,就比别的女人幸福快乐得多。

幸福、快乐才是人生要追求的目标:礼法、制度、只不过是一些人制造出来的,不是人的天性。

标签:

给我留言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百科知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