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许渊冲

2019年08月01日 百科 暂无评论
摘要:

许渊冲\n\n许渊冲(),生于江西南昌,翻译家,现任北京大学教授。从事文学翻译长达六十余年,译作涵盖中、英、法等语种,翻译集中在中国古诗英译,形成韵体译诗的方法与理论,有“英法翻译唯一人”之称。自20世纪40年代开始涉足

许渊冲\n\n许渊冲(),生于江西南昌,翻译家,现任北京大学教授。从事文学翻译长达六十余年,译作涵盖中、英、法等语种,翻译集中在中国古诗英译,形成韵体译诗的方法与理论,有“英法翻译唯一人”之称。自20世纪40年代开始涉足文学翻译,出版著作近100种。先后在北京、张家口、洛阳等地的外语院校任教。1999年,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候选人。2010年12月,获“翻译文学终身成就奖”。2014年8月5日,在柏林举行的第20届世界翻译大会上,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该奖项1999年设立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n\n许渊冲先后就读于南昌实验小学、西南联合大学,并赴巴黎求学。1941年,美国志愿军来华参加对日作战,需要大批英文翻译,许渊冲应征工作一年。次年返回联大复学,并于1943年大学毕业。后在昆明天祥中学任英文教师。1944年考入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莎士比亚与德莱顿。1948年赴法国巴黎大学留学,专攻莎士比亚和拉辛,获文学研究文凭。\n\n许渊冲的母亲是江西省唯一的女子职业学校的学生,擅长花鸟绘画,让许渊冲耳濡目染到艺术的美感,还教其识字。因识字较早,1926年秋天,许渊冲跳级进入南昌实验小学一年级下学期。\n表叔熊式一是翻译家,他英译的剧目《王宝钏》,在英国上演时引起轰动,并受到英国戏剧家萧伯纳的接见,使许渊冲幼年时期就对英语产生强烈的兴趣。四岁开始学习英文,中学时代接触到许多欧美文学名著,打下良好的英文基础。1938年秋,他以第七名的成绩考入当时著名的西南联合大学(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联合组成)外国语文学系。\n\n1938年,许渊冲考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就读期间,喜于读书、写作、打球,以及到宿舍附近的翠湖散步,周基堃、邓汉英(后均为南开大学教授)、刘伟(后为云南公路局总工程师)为其舍友。1941年11月,美国志愿空军飞虎队来华对日作战,需大批翻译,联大外文系四年级男生(除吴讷荪外)全部服役,离开联大,1942年9月回校复学,大四期间,半工半读,在昆明天祥中学兼教英文,并在此期间考取空军飞行员。1944年秋,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德莱顿的戏剧艺术。第二学年,因经济困难休学,后吴达元教授帮助下兼任联大外文系助教。\n\n在空军翻译期间,他主要负责英译情报、汉译公文、提高军人文化水平,1942年7月4日,结束空军翻译服役。在训练班招待会欢迎美国志愿空军大队长陈纳德上校,黄仁霖致欢迎词,当说到“三民主义”时,中央大学顾世淦同学直译为“nationality,people 's sovereignty,people's livelihood”(民族、民权、民生),陈纳德听不懂,许渊冲便译成“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民有、民治、民享),用林肯的话解释孙中山的话,宾主恍然大悟。\n\n昆华农校训练班学习( 1941年11月—同年12月8日)的主要内容为:\n\n\n1948年6月8日,许渊冲登上开往马赛的安德烈号赴法留学 , 入读于巴黎大学。修《法国文学》、《英国文学》、《比较文学》、《象征派》、《雨果》、《巴尔扎克》等课程,得以精通法语,深入研究法国文学。\n\n1945年,兼任联大外文系助教。1950年底,许渊冲学成回国,先后在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北京外国语文专科学校法文系、张家口外国语学院英文系、洛阳外国语学院英文系从事教学工作。1983年8月从洛阳外国语学院调入北京大学国际文化系任教,兼英语系文学翻译课程,讲授“唐宋诗词英译”、“中西文化比较”和“中英互译”等课程。1991年退休。1999年起在清华大学讲授“中国古代诗歌翻译与赏析”课程,现为北京大学教授。\n\n参考来源:\n\n英文译著\n\n法文译著\n\n中文译著(英美文学作品)\n\n中文译著(法国文学作品)\n\n翻译论文\n\n许渊冲翻译长达60年,迄今已译作多达百部,50年代翻英法、80年代译唐宋、90年代领风骚、21世纪登顶峰。\n\n1943年,大学毕业时,许渊冲将英国17世纪桂冠诗人德莱顿的诗剧《一切为了爱情》译成中文,这也是他翻译的第一部文学作品。以下两个译本:\n\n许渊冲认为自己“早期更重直译,后期更重意译,四字词组用得更多”。(《追忆逝水年华》,132页;《诗书人生》,354页;《文学与翻译,6-7页》)\n\n1948年11月28日,他在巴黎大学把代表雨果进步思想的短诗《泉水》译成中文,也成为他译的第一首法文诗:\n\n上世纪50年代,许渊冲翻译了罗曼·罗兰的《哥拉·布勒尼翁》(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重印),讲秦兆阳的《农村散记》译成法文(与鲍文蔚合译,1957年外文出版社),译就巴尔扎尔的《人生的开始》(1983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并将毛泽东诗词译成英法韵文,开我国中英、中法互译之先河。\n\n1983年,许渊冲调入北京,开始了中诗外译的鼎盛时期。从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期《红与黑》重译本及1994年出版《不朽之歌》为止,他的翻译实践及突出成就主要集中在古诗外译方面。在这10年间,他出版各类著述近30本,包括中诗外译18种。(详细内容可参见“著作与论文集”一节)其中包括汉译英、汉译法、英译汉、法译汉,不仅有文学翻译,还有理论著述及回忆录。这一阶段,他坚持19世纪末英国剑桥大学教授Herbert A.Gliles开创的韵体译诗的艺术手法,倡导音、形、意“三美”,将文学翻译视为艺术美的再创造。如李清照的词《声声慢》:\n\n译文虽然增加了不少字,但加的都是原文内容多有、原文形式所无的词,意在传达原诗的意美。原词押韵用的是比较急促的“觅”、“戚”、“息”、“急”等字,译文用的也是短音[i]韵:如it; fit; drift; swift等,尤其是译文第一行的“miss”和原文第一行的“觅”字,译文第四行的“cheer”和原文第三行的“戚”字,不但元音相近,连前面的辅音也相同,是为了臻于“音似”。\n\n《包法利夫人》和《红与黑》重译本的出版,标志着许渊冲的翻译进入了成熟期。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至今,他出版了20余部译作。\n\n1959年翻译的《人生的开始》中,220页的正文里共出现106条脚注,主要集中在对人物、历史事件、文化负载词语,特别是对俗语的解释及对近似汉语成语的套用上,已然表现出对“归化”和“意译”的追求:\n\n理论根据:在北京大学《英汉与汉英翻译教程》的序言中,许渊冲引用《杨振宁访谈录》83页上所说 “中国的文化是向模糊、朦胧及总体的方向走,而西方的文化则是向准确而具体的方向走”的理论,认为“中国传统翻译理论也是走向准确而具体”,又把其关于法律和诗的论点,和翻译的“理解”与“传达”联系起来,并以此作为自身翻译理论的基础和来源。\n\n“在译诗的问题上,诗是本体,译是方法;诗要求美,译要求真;如果把美得诗译得不美,那不可能算是存真;只有在不失真的条件下,尽可能传达原诗的美,才是译诗应该擦用的原则。”如果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从心所欲求“美”,但不逾越“真”的范围。\n\n上世纪70年代末,理论发展脉络表现为早期的“艺术创作论”,1978年,表明自己对文学的看法,提及翻译要做到 “三确”——正确、精确、明确、“三用”——通用(词汇为全民族目前“通用”的语言)、连用(词的搭配符合上下文)、惯用(尽量用习惯用语和成语)的要求。无论直译、意译,都要符合“忠实”、“通顺”的标准。\n\n1982年,首次提出“三似新论”和“三化论”。\n\n1984年,许渊冲的翻译主张主要为:\n\n1988年,撰写《翻译的哲学》,文章论及翻译的认识论——文学翻译是两种文化的竞赛,竞赛中要发挥译语优势,改变劣势,争取均势;目的论——“知之、好之、乐之”,使译文读起来像原著,这应该是文学翻译的目的;方法论——运用“深化、等化、浅化”等具体方法。:\n\n1990年,他再次表明对文学翻译“真”与“美”的独特认识:文学翻译是艺术,文学翻译理论也是艺术;科学研究的是“真”,艺术研究的是“美”;译词只能做到形似,译意能做到意似,而译味(包括意味、韵味、音韵、节奏及格调等)却能做到神似。:\n\n1991年,在《中国翻译》发表《诗译六论》(5、6期连载),将译诗理论高度概括为:译者一也(identification),译者艺也(re-creation)、译者异也(innovation)、译者依也(imitation)、译者怡也(recreation)、译者易也(rendition),次年,在此基础上补充两论:译者意也(representation)、译者益也(nformation/instruction)。\n\n20世纪末,发表《译学要敢为天下先》及《新世纪的新译论》,将自己的翻译理论概括为“美化之艺术,创优似竞赛”。\n\n此外,他还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论和矛盾论应用于翻译,并且将译论和自然科学中的数学、物理、化学、生命科学等结合起来,提出以下六论:\n\n\n\n\n发挥译语优势论。译者可以一处原文内容所有,原文形式所无的词语。\n\n\n\n\n\n\n\n\n\n\n一、“意美”是必须能够传达的。对这一点,许渊冲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其理论依据是“以创补失论”——即使美实在无法传达,还可以借助音美或形美加以弥补。\n\n二、意似不等于意美,即美高于求真。\n\n三、将音美(集中体现为押韵)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解释说:“即使一个词只能传达八分意美和八分音美,那也比另一个能传达九分意美和五分意美的词汇强,因为前者在意美两方面的总分加起来比后者高。”\n\n\n一、等化: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The sun beyond the mountains glows;/The Yellow River seaward flows.\n\n二、浅化:\"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You will enjoy a grander sight/ By climbing to a greater height.因为“千里”并不真是九百九十九加一里,所以浅化为登高望远的意思。\n\n三、深化:\"人闲桂花落\"和\"时鸣春涧中\"——Their fitful twitters fill the dale with spring.“桂花落”一般说是秋天,怎么能说“春涧”呢?译文使涧充满了春意,这就可以说是深化了。\n\n\n译诗能使中国读者理解原作,那就是“知之”;如果能使人喜欢,那就是“好之”;能使人愉快,那就是“乐之”。\n\n\n一、意似:(诗歌)译文的增删并非不忠实原文,如果增的是原文内容所有、原文形式所无的词语,删的是原文形式虽有、原文内容可无的词语,那就不但不能算是不忠实,而且可能算是扬长避短。\n\n二、音似:“乌蒙磅礴走泥丸”中的“磅礴”译为pompous,声音同“磅礴”相近,这种破格借用(pompous一般不用于修饰“山”)便是出于音似的需要。\n\n三、神似:译文和原文在字面上或形式上不一样,但在内容和精神上却非常相似\n\n四论:\n\n一、“超越论”:主张文学翻译等于创作,译文可以胜过原文,指出“这应该是我们文学翻译工作者努力的方向,如能再创造出‘胜过原作’的译文来,那就是给世界文化灌输新的血液,可以使世界文化更加光辉灿烂”。\n\n二、“竞赛说”:翻译是两种文化的竞赛,是两种文化的统一,而统一就是提高。…翻译是两种文化的竞赛,在竞赛中,要争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能取一种文化之长,补另一种之短,使全人类的文化得到进展,那就是翻译工作者的最高目标。\n\n三、“艺术创作论”:文学翻译等于创作,其哲学基础是“以创补失论”及“得失互补论”。\n\n四、“发挥优势论”:忠实通顺是翻译的必要条件,而扬长避短确实翻译的充分条件,也就是说,译者越能发挥译文的语言优势,译作就越好。\n\n\n"}

标签:

给我留言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百科知识  

用户登录